“观察者”曾国祥

杨洋、家琦 等人看过


《少年的你》的上映可谓一波三折。


年初,王小帅的《地久天长》,曾国祥的《少年的你》和张艺谋的《一秒钟》共同杀入柏林国际电影节,最终王景春和咏梅凭借《地久天长》赢得了影帝影后,而《少年的你》和《一秒钟》却分别因后期制作和技术原因退出了柏林电影节的角逐。



再之后,《少年的你》定档于6月27日,却在上映前3天宣布撤档。据悉,当时《少年的你》迟迟未拿到公映许可证。


最终,10月25日,再重新计算“制作完成度”和删减部分镜头的《少年的你》成功登陆了国内电影院线,豆瓣开画8.7分,该片以5天近8亿的票房成绩成为不少观众心中的“最佳华语青春片”。《少年的你》是导演曾国祥带着《七月与安生》原班创作团队历时两年打造的新作,在电影里,观众可以看到曾国祥一贯的艺术坚持,他将电影的商业性与艺术性完美的融合,影像意识强烈。


谈及曾国祥,他的每一部戏都尝试寻求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这或许跟他大学读的是社会学有关,曾国祥在此前接受采访时讲到:“社会学教会我的是可以从很宏观的角度去看每个年代、每个文化,一个总体的社会走向是什么样,同时也可以很微观地去看每个人的行为动机是什么。”



对于曾国祥的细腻,与他多次合作的监制许月珍深有体会:“他最可贵的地方就是,他一直在去观察这个细节,他希望去了解人性是什么样,人在什么处境里面,他们会做出什么反应……我觉得导演应该是一个有很多问题、很想找到答案的人。”


在《七月与安生》之前,曾国祥被观众熟知的身份,其一是曾志伟的儿子,其二就是他在香港电影中的饰演的小人物。他演过色鬼、嫖客、游戏上瘾的宅男、游手好闲的待业青年,这类角色在香港被称之为“废青”,在大陆则被称之为“宅男”,但饰演这些小人物丝毫不阻碍他去揣摩人性。在《机动部队:绝路》中,曾国祥饰演一个身体残疾,在黑帮老大手下讨生活的小烟贩盲辉,并与内地偷渡过来的女孩小惠相恋,这与曾国祥的生活经历完全背离,为了揣摩好角色,他去庙街走了很多趟,找一个他觉得和盲辉像的人,每天跟着他,试图发掘这个角色应该怎么演。



揣摩了无数个小角色,演了两三年的戏后,曾国祥决定推掉自己所有的演戏工作在家写剧本。曾国祥是个有思想的人,喜欢在电影中注入当下自己对于社会的思考。曾国祥曾在时尚先生采访中表示在拍摄第一部电影之前的那个阶段是最辛苦和迷茫的,受到不少的质疑,他用张维屏《新雷》中的一句词来形容当时的状态,“每于寒尽觉春生”,他觉得只要有才华肯定会有人能够欣赏你,而往往当人最绝望的时候才能逼到你最有创造力。


后来,曾国祥与尹志文联合导演的第一部长片《恋人絮语》,灌注了他很多感情和冲动。曾国祥在电影开头用一段旁白从科学角度分析爱情的虚无,电影中的四段故事来自曾国祥的亲身感受,电影中每一段恋爱都是他自己独特的故事,“我们每一次只能从那个故事出发,才能理解里面发生的事。”



《恋人絮语》成功让曾国祥入围第47届金马奖最佳新导演,在创作上初尝甜头的他更加喜欢在电影中注入自己对哲学的思考。在《七月与安生》中,曾国祥在创作剧本之初就将结局设置了高难度的人物反转,腼腆的七月变成向往自由的安生,外放的安生变成了安稳的七月。曾国祥认为每一代人都在探寻自我的过程中有着共同的经验,每个人都有两个灵魂,它们在个体成长中交相辉映,彼此成就。起初,他的想法受到监制陈可辛的质疑,陈可辛认为这样的文艺片放到商业电影层面观众或许很难接受,但从《七月与安生》交出的答卷来看,曾国祥把艺术哲学的理念与主线叙事结构完美融合在一起,观众与电影中的人物很容易达到共情。



从《七月与安生》到《少年的你》,同样是青春题材,但这次曾国祥把格局放的更大,《少年的你》是一部带有“群像”风格的电影,它看似是校园霸凌下孩子的挣扎,但直指了成年人对周遭世界的漠然。他在《少年的你》中寻找答案。孩子的世界与成人的世界之间如果存在某种联系,那个联系是什么?在这个世界里,是否还会有矢志不渝的爱、陪伴与支撑?


在《少年的你》的两句台词里,曾国祥似乎找到了答案,“当大人就只有一点好,记性会变差”“我喜欢一个人,想给她最好的结局”。



电影中,我们看到了很多关于曾国祥的思考,在拍摄手法上,它采用了更加偏向纪实的风格。在前期拍摄的准备工作中,他将内地所有有关高考的纪录片都查阅翻看,他感叹纪录片《高考》里面学生的压力,所以在拍摄的过程中,他专门请到重庆真实的高中生来参演。


曾国祥创作《少年的你》是带着使命感的,他在接受芭莎电影采访中提到;“希望一些人的想法和价值观可以在观看过电影之后有一点小小的改变,至少不会觉得别人的命运与自己完全无关,不会对他人受到的伤害保持漠然。有时候我们在别人需要的时候伸出手扶一把,这个世界就会稍微好一点了。



从《少年的你》如今的视觉呈现上来看,剧情是细腻且有张力的,曾国祥将环境、气氛烘托和人物塑造的结合达到完美契合。


在“女学生跳楼”的开场设计里,陈念常常戴着耳机听不到外面的动静,让自己和整个环境隔离开来的状态,只通过视觉传递就可以让观众迅速带入剧情之中。紧接着,周围的同学听到楼下动静纷纷跑到阳台,陈念摘下耳机走向阳台的时候,导演并没有给我们展现出尸体,但是女孩之自杀的悲剧已然在观众心中明了。



在这段情节中,陈念孤身站在胡小蝶尸体身旁,整张脸被身在高出的围观者用手机清晰地拍摄而结束。导演运用了俯拍与仰拍的相互切换加深了个体与群体的对抗,陈念整张脸被偷拍者偷拍的画面,让观众为为之一振,这也暗喻了陈念是胡小蝶之后第二个被霸凌者盯上的猎物。


曾国祥擅于氛围的烘托,在《少年的你》中,取景和道具都是带着丰富“语言”的,在陈念被校园霸凌者盯上之后,有人在她的凳子上泼洒了红墨水,椅子上深红的墨水如同鲜血,整个画面都散发着血腥味。此外,电影中建筑和场景像无声的旁白一样,构建出影片压抑逼仄的情感氛围。城市间的闪烁的霓虹灯、贴满条幅的教学楼、垂直延伸的台阶、纵深感的高架桥、破乱的小屋......很大程度上暗示了陈念与小北在这个社会共同的处境。



《少年的你》在色彩和构图上,也做到了炉火纯青,让电影质感形成了独特的美学。例如:魏莱之死被曝光,天下起了雨,整栋楼被雨笼罩的阴冷画面;在高考结束后,本应该兴奋的时刻,漫天的白试卷从学校楼层洒下,却充斥了死寂的味道;少年时期两人前后行走,大多是冷色调和幽暗的夜,而在成年后两人的前后行走,是暖色调和明媚的阳光。


纵观曾国祥创作的电影,无论是《恋人絮语》,还是《七月与安生》,亦或是当下热映的《少年的你》,观众可以从这些影片中看到一种很浪漫主义的情感。很难想象曾国祥下一次会给观众带来怎样的作品,但唯一能确定的是,细腻、社会性、艺术表达都是他下部作品不变的底色。

本文为作者 第一制片人 分享,亚博电子娱乐 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亚博电子娱乐 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亚博电子娱乐 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107cine.com/stream/118568

第一制片人

点击了解更多
专注为亚博电子娱乐 创业者服务,权威 专业 高效。
扫码关注
第一制片人
相关文章

少年的你

查看更多 >

曾国祥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